你不知道的海上國家公園-東沙島-徐韶良

徐韶良
2016-03-10發佈
2,113人瀏覽

講者介紹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秘書兼行政室主任徐韶良先生參與多處國家公園規劃與現場管理長達20多年。當年,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成立後,他兼代第一任管理站主任,駐守離島7個半月。徐秘書一向以開創國家公園現場工作為榮。當東沙環礁國家公園成立後,隨即投入海管處,開始一段全新的海洋之旅。

顯示完整內容

影片介紹

東沙環礁是南海諸島的四大群島之一,位處國際航海重要的交通樞紐。對於東沙島,我們最常聽到的可能是國家間主權的糾紛,但我們可知道東沙島在環境上的特別之處?南海是全球最酸的海洋,pH值比全球低約0.1,而東沙環礁的海洋生態主要為珊瑚礁生態系,主要受到的威脅多半是全球大尺度的環境變遷所造成的。

顯示完整內容

文稿

8年前,我跟大家一樣,對東沙環礁充滿了好奇,那時候國家公園剛公告成立。但是我比較幸運,因為我長期在國家公園的系統服務,所以我很快地就可以調到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服務。

東沙環礁國家公園,是以東沙環礁為核心,環礁形狀接近完美的圓形,面積有500平方公里。以前的高雄市市只有100多平方公里,它有三個高雄市的大小,這500平方公里包括了一個2平方公里的東沙島、300平方公里的潟湖,以及46公里長、2公里寬的礁台。國家公園除了環礁以外,再加上環礁外緣,12海浬的鄰海,做為整個國家公園保護的範圍。

我們在2008年3月,在東沙成立了管理站,大家看到我們有三位同事,是第一批駐島,接下來下一個禮拜又有三個同事過去,一共有六個人派駐在島上。一百年前,清朝末年的時候,也有三個官員,廣東的官員搭著船,過去接收東沙島。1907年,東沙島被日本人西澤吉治所佔領,他還把它改名叫做西澤島,那時候是滿清末年,我們課本上都寫說,這個滿清官員非常腐敗,不過我有一個非常敬佩的官員就是,當時的兩廣總督張人駿。

[02:30]
他是張愛玲的叔公,不是因為張愛玲的關係,他從英國人的口中,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就馬上找日本的領事談判,要求他退出東沙島。最後在隔年,1908年,他們協議,西澤吉治所投資的所有設施、工廠,全部由廣東政府來收購,十六萬銀兩。同時,最特別的是張人駿要求他,你所破壞的那些民房廟宇,還有非法擷取我們東沙的資源,要賠償三萬銀兩,這一來一往,廣東政府雖然付出了十三萬銀兩,但這十三萬銀兩,換來的合約就確立了東沙的主權歸屬,我覺得是非常不容易的。之後,廣東政府就鼓勵漁民,大量的到東沙採捕,因為這樣子可能更能夠彰顯他的主權。像馬克杯大小、一顆一顆的鐘螺,這些螺,就一簍一簍的這樣被載走了。

我們的同事上島當然不是為了要去發財,採海洋生物。他們在島上,天氣好的時候,就是要出去巡查,包括島上的海灘、漂亮的珊瑚沙。我們有兩次的經驗,還可以發現海龜的爬痕,要不就是浮潛在東沙島周邊的海草床,它是很多海洋生物幼生的庇護場所,當然也有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能。

[05:00]
我們後來透過衛星影像跟現地同事現場的調查比對,發現海草床的分布,不只在東沙島的周邊,整個環礁,剛才提到那46公里的環礁內緣淺水區,都布滿了海草。東沙的海草床估計,大概9,000公頃。在環礁的潟湖裡,因為水流比較差,水質比較濁,所以大概都是以微孔珊瑚為主的珊瑚。過去有像房子一樣大的軸孔珊瑚,我們現在很難找的到。在環礁的外側,外環礁,它的水流交換就比較好,各式各樣的珊瑚長得非常得茂盛,覆蓋率也都很高。

除了海上以外,我們有一個同事,他剛好是從鳳凰谷鳥園調來,我最喜歡跟著他到東沙島上到處去找鳥,尤其是在春秋候鳥遷徙的季節。你可以充分感受到,東沙島真的是東亞候鳥遷徙路徑上一個重要的據點。當然也可以想像,因為它周邊幾百公里都是海,所以這些鳥,牠飛到這裡難得有個地方,可以好好的休息。所以我們在東沙島,已經記錄了268種的鳥類。

如果天氣不好,島上的同事也沒有閒著,我們對於東沙的植栽,採取很高的標準,在國家公園成立之後,為了避免基因的干擾和雜草的入侵。我們自行在島上完全採種培育,培育好的植栽,才到現地去定植。

[07:30]
另外一組人負責野生動物保育中心的收容與照顧,還有珊瑚培育。我們有一些珊瑚的分支,在我們的培育池裡面。2011年,我們有兩隻海龜,這是海巡在越南的漁船上找到的、抄到的海龜,比較健康的當然我們就放了。受傷的,就要在保育中心收容,其中有一隻受傷比較嚴重,我們就送到屏東的海生館來救護。隔年的五月,我們分別在屏東跟東沙野放,屏東這一隻,就游游游,往東沙游了,牠沒有忘記牠的家就在東沙,在東沙環礁的外海,東南邊這邊徘徊,另外一隻是由當時的部長-李鴻源部長,剛好上島,就來野放,他一路從東沙就游往中沙群島。中沙,接著又往南沙的方向,已經很接近太平島了,我們就開玩笑說這個海龜真的有靈性,牠知道部長很忙,所以牠就為了感謝部長把牠放生,牠幫部長去巡視我們的海疆。島上除了我們還有很多學校研究機構在進行研究計畫我們要去協助以外,我們自己也做一些比較簡單的,簡單的試驗,包括我們以軸孔珊瑚的分支來做扦插的試驗。

[10:00]
我們首先,在東沙島的北邊找到幾個水溫比較高的地方,還有一些軸孔珊瑚長得不錯的,我們就選牠作為母株。我們假設說,牠應該是比較能夠耐高溫吧,以牠為母株,如果能夠擴散開來,那麼對於未來海水溫度的上升,可能有比較高的適應能力。確實,經過我們的扦插,一年的時間左右,這些軸孔珊瑚界能夠長到5倍、10倍以上。特別是在三年後,就在去年,我們每年去做珊瑚產卵的觀測,一位同事親眼看到她三年前所插的分支,已經是大概100倍了吧。而且看的出來,牠會自己產卵,牠已經加入了珊瑚產卵的行列。同事特別的感動,她跟我講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她好像看到自己的小孩生了寶寶。我就跟她講,阿你是當阿嬤了哦,不過已經有1,600株寶寶在東沙了,如果這些軸孔珊瑚可以自己有性生殖,那麼東沙的珊瑚,就有可能可以生生不息。

可是從1998年的珊瑚大白化事件,幾位老師都說,東沙環礁裡的這些軸孔珊瑚,因為那一次的大白化毀掉了大半。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我們看到軸孔珊瑚的試驗,其實牠生長得很快很好啊,那為什麼軸孔珊瑚沒有恢復呢?大概是因為這個大型、可以藻食性的軟體動物。

[12:30]
你還記得嗎?一百年前開始,他們一簍一簍的都被載走了,現在大型的鐘螺非常的少,所以我們選擇鐘螺跟硨磲貝,進行繁殖,目前跟中山大學和澎湖水試所合作,已經完成了5,000多棵的種苗。未來如果能夠在東沙野放成功,對於藻類的控制,跟水質的改善,應該是會有幫助的。

最後,我想跟大家分享,東沙一百多年來,我們從過去廣東人口中講的,要發財上東沙,到現在來東沙國家公園的工作同仁,除了守護東沙之外,其實我覺得一部份也是做為人類過去對於東沙掠奪的救贖,我們一步一步的,希望能夠幫助東沙的生態,作一點點的恢復跟改善。

這裡拿林白夫人(Anne Morrow Lindbergh, 1906~2001),林白是第一個飛越大西洋的飛行師駕駛。他提到,大海不會獎賞那些急功近利的人,我們必須學會,耐心跟信心,像海灘一樣,等待大海來的禮物。我相信東沙環礁的保育,假以時日,一定會有成果,謝謝大家。 

主持人(鄭佾展):非常謝謝徐主任的介紹,一次介紹了這麼多東沙的故事,揭開了東沙的美麗的面貌。我想,大家可能會很好奇,東沙是環礁生態系,這樣子的系統,面對氣候變遷,有沒有特別脆弱的地方或者是需要我們關心的地方?再來東沙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一個地方,就是它很難到達,以國家公園來說,像這種很難到達的國家公園,它有什麼樣特別的意義?是不是所有的國家公園,都要對大家開放呢?也想聽聽您的分享。

徐韶良:東沙環礁面對氣候變遷,跟所有的低地島國一樣,都是最敏感的。氣候變遷對於東沙的影響,我想不外三個層面,一個是很直接的海平面上升,東沙島最高7.8公尺,海平面的上升對於東沙島確實是一個威脅,所以我們剛才提到,我們的同事,為什麼要大量的在那邊植栽,因為植栽好的樹可以幫助我們抓住這些沙子。

東沙島的冬天呢,風非常的大,會從海上吹來很多的沙子。我都在想,如果我們抓住沙子的速度,高過海水上升的速度,那東沙島就沒有被淹沒的威脅。不過這是我的想像,因為我們還沒有去測試是不是真的能夠達到這樣子的效果。另外,海水的溫度增加了,對珊瑚就會有白化的威脅,像我們一直提到的1998年全球珊瑚大白化,東沙環礁都是珊瑚為主,當然面對白化的問題是最迫切、最關切的。可是東沙的環境,我覺得非常的獨特,東沙環礁雖然經過1998年的大白化事件,但是外環礁的生態、珊瑚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因為東沙附近剛好有一個全球最大的內波,它是一個潮波,每天有一個內波經過,這內波是在海底下,大概150公尺到200公尺的一個波浪。

[17:30]
打到東沙環礁的礁波之後,就把海底的營養源,跟比較低溫的海水打上來。所以這可能在全球海水溫度上升的同時,東沙島因為有這個內波、湧升流的供給,是非常穩定的供給。所以也許未來,我在想,所有的珊瑚如果都白化了,搞不好東沙就是那個方舟啊。因為它每天有固定的冷海水,來幫它澆灌一下,珊瑚床就不會因為長時間的高溫而死掉。

最後是酸化的問題,海水酸化是對珊瑚的合成一個非常大的威脅。理論上,在酸化的環境裡面,珊瑚的骨骼就沒有辦法合成,當然就不會有珊瑚。這個課題其實蠻複雜的,現在這個問題其實非常的夯,在我們剛才提到管理站的同事還要協助一些研究單位,尤其是我們國際研究站成立之後,美國一個很有名的海洋研究院,叫做Woods-Hole麻省理工大學的海洋研究院,它跟國內的中央研究院全球變遷中心,在東沙有一個百萬美金的計畫,就是上億台幣的計畫在執行,就在做海水酸化與珊瑚礁的關係。我想這個部份我們等待他們的研究成果再來回答。

另外國家公園是不是都應該開放?這個每個人觀點不一樣,但是我們回到國家公園的定義,國家公園是以保育為宗旨,我們的研究做為基礎。附帶的,它希望能夠達到環境教育,像今天這樣的場合的目標,跟生態旅遊的功能。每個國家對於國家公園的管理,都有管制,如果一個沒有管制的國家公園,它其實就不是國家公園了。這個管制不外乎是針對人的管制,針對空間的管制,就分區管制,根據時間的管制,有時候是不同的時間做季節性的管理。我剛才提到,東沙目前的定位是以研究跟保育為主,所以我們對研究人員是開放的,如果你做海洋研究,你當然可以提跟東沙相關的計畫,我們非常歡迎你來,但是其他就比較抱歉,這是對人的管制。

下一個階段,我們每5年會有一次通盤檢討,如果復育的成果良好,那我們設施也逐漸完備,我們下個階段會往環境教育的方向來開放,如果環境教育實施成效也好,那麼再下一個階段,才是生態旅遊。我覺得這是一個有階段有計畫的國家公園的實施。剛才主持人提到,在澎湖好可惜,沒有像東沙這樣的優勢,我沒有辦法做一個時間軸的規劃,國家公園計畫都還在討論,遊客就已經上來了。原來每年澎湖帶8,000個人上南方四島,在去年,國家公園計畫一公告,就增加了26,000人,今年呢?暑假還沒完,就已經20,000人了。所以很多的準備就沒有辦法實施,那麼剛才提到時間的管制,季節的管制,對國家公園是很重要的。我還是回到,我希望大家有耐心、有信心,你們耐心等待,對國家公園的經營管理有信心,我們應該能夠根據計畫逐步的把開放的腳步打開來。我相信5年後,我們可以在那邊做很好的環境教育服務。接下來的5年,就可以做好生態旅遊的服務,謝謝大家。

主持人:感謝,最近排雲山莊要不要接電這件事情,其實討論的還蠻熱烈的。我想剛才徐秘書的這番分享,就國家公園的定位以及功能下了最好的註解,那也希望東沙在徐秘書您的巧手經營下,能夠更加美麗。

顯示完整內容

相關節目

目前暫無訊息...